2008/3/1

黑糖殺手

叮咚!

「誰阿?」屋主打開了門。

「你有黑糖嗎?」他問。

「沒有那種東西。」屋主說。

他不斷的向人討黑糖,卻沒人理他,這次他真的生氣了,他很快的進入房子,並且把屋主虐殺了。


==


頭條新聞:黑糖殺手北上,黑糖製品大漲

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犯下多起殺人案,目前遇害人數已經突破一千人,目前還在持續增加當中。根據遇害時間指出,嫌犯可能北上。據傳聞,嫌犯只要討不到黑糖,就會下殺手,因此目前各大超市的黑糖製品都已缺貨,而黑糖製品已漲三倍以上,請民眾特別小心。


==


「你有黑糖嗎?」從我身後突然冒出這一句。

「...你怎麼進來的?」幹!輪到我了嗎?

「你有黑糖嗎?」他顯現出不耐煩的樣子。

「你等等。」我想起剛好有一包黑糖在冰箱冰很久,於是就去拿了給他。

「...謝謝喔,再見。」他看著疑似過期的黑糖說。

沒想到他還會說謝謝...不過說什麼再見,拜託不要再來了。

「既然遇到黑糖殺手,給黑糖就沒事,我還是去頂好逛逛吧。」我心想。

「幹!有沒有這麼扯?」到了頂好,卻發現糖果餅乾幾乎完全賣光,

我大致逛了一圈之後,買了酸梅冰棒回家,雖然我不喜歡吃。

「嗨,又見面了。」我剛回到家,卻發現他竟然在我家裡。

「你買了什麼阿?」他指著我手上的塑膠袋問。

「喔,這是酸梅冰棒,你要吃嗎?」我把塑膠袋放在桌上。

「蛤?沒有黑糖喔...」他皺眉頭。

「呃...」這樣我怎麼敢說,因為他,各大黑糖產品都缺貨呢?

「也好,吃吃看。」他自己動手拿了,真隨性。

「其實我不想理他,只希望他趕快離開,但我又怎麼敢不理他呢?」我一邊看著BBS,一邊想著。

但他開始用手指輕彈我的膝蓋,讓我開始不知所措,莫名的緊張感油然而生。

我隱約感覺到他的欲求不滿,他拿起桌上的尺,而從手指輕彈我的膝蓋,變成用尺敲擊我的膝蓋,最後轉成用尺戳我的膝蓋,我知道不能再拖了,再不給他回應,我可能就要斷腿了。

「你在幹麻?」我試探的問。

「你的皮膚好像很黑?我不喜歡黑皮膚的人。」他一邊戳我的膝蓋一邊說。

「幹!黑皮膚也有事,這次死定了。」我心想。

「我最近開始有在擦美白乳液,我想過幾天效果就會出來。」幸好我反應快,拿起我姊放在旁邊的化妝品說。

「是喔,那我過幾天再來看你,再見。」他走到樓梯口,準備要離開了。

就在此時,我朋友竟然來找我,正在走上樓梯中。

「幹!是宜蓓!她幹麻這時候來,她死定了!」宜蓓是個很黑的女生。

他們兩個在樓梯間交錯時,黑糖殺手竟然笑著回頭對我說

「他跟我有相同的氣味。」

「...」靠杯,相同的氣味代表什麼?

1 則留言:

瓶兒 提到...

宜蓓也是個黑糖殺手...?